欢迎光临!

正文

民间故事:少女无意在荒坟小解,次日发现红棺封门,其父:鬼迎亲

Nov 09
admin 2021-11-09 02:47 很黄很污的软件   浏览量:   次

↑↑↑点击上方关注,先关注不迷路,精彩原创民间故事每日更新。↑↑↑

故事发生在宋朝年间,登州府有一个名叫潘用的瓦匠,中年得女,给女儿取名叫潘凤。潘用对女儿十分宠爱,在潘用的精心呵护下,潘凤年过十六,已经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大闺女,不少小伙子托媒人来提亲,潘凤以自己年龄尚小都给拒绝了。就这样一晃又过了几年,潘凤已然二十多岁,但是仍不思嫁,潘用老两口心里着急,但是又无可奈何。

图片

八月十五,潘用的妻子孙氏回娘家,潘用因为有工地要忙,就让潘凤陪她母亲一起回乡省亲。两人在那里吃过午饭便往家回,因为中午做的鱼汤十分美味,潘凤忍不住多喝了几碗。行至村口外的一处荒林时,潘凤实在忍不住要小解。孙氏见四下无人,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土丘说道:“你到那土丘后面方便一下,为娘我给你看着点人,你可速去速回。”

潘凤走进草丛,撩开裙摆蹲在地上,一阵阴风吹过,潘凤只感觉自己背后一阵发冷,匆匆系好裙带来到路上。两人继续朝家走去,不知为何,潘凤只感觉似乎有人在后面跟着自己,而且两肩变得沉重,脑袋也变得昏沉起来。到了家后潘凤就躺在床上睡了,晚饭亦没有吃。孙氏担心女儿生病,就进屋查看,一摸潘凤的额头只感觉她浑身烫得厉害,就用热毛巾给她敷了敷,见潘凤的烧退了些,孙氏才回屋睡去。

此时,窗外狂风大作,电闪雷鸣,院中的树被吹得飒飒作响,又是一阵阴风袭来,潘凤闺房的门吱呀一声被吹开。潘凤脑袋昏昏沉沉,朦朦胧胧看见有个鬼影在门口飘荡,潘凤吓得失声尖叫,那鬼影嗖得一下蹿上房顶,消失不见。听见动静的孙氏和潘用急忙来到潘凤屋,只见潘凤正蜷缩在床脚独自哭泣。孙氏问潘凤发生了什么,潘凤哭着说道:“方才我看见有一个鬼影在门口飘荡,我一喊叫他就蹿上房顶消失不见。”

图片

潘用经常外出走江湖,见过不少奇闻异事,于是问道:“你们今天省亲,在路上可有什么异常?是不是招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带回家了?”孙氏思忖了一会说道:“今日我和小凤到了娘家去去便回,来去走的皆是大路,而且亦没有遇到什么人,应该不会遇到什么脏东西啊?”又过了一会,孙氏突然想到:“我想起来了,当时走到后山坳时,小凤尿急,便在草丛中方便了一下,出来后小凤就感觉头有些昏沉。”

潘用神色紧张地说道:“那后山坳邪乎得很,你们怎敢在那地方停留?你可记得那土丘处有何独特景物?”孙氏想了一会说道:“我记得那土丘旁有一株松柏,长得十分怪异,树木低矮,但是树冠极大。”潘用听到这拍腿大叫一声:“哎呀,我们潘家惹上祸事了!你当那是寻常土丘?三十年前本地有一光棍老汉,名叫狄雷,身材矮小而且脑袋极大,故而年过五旬依然未能娶妻,后来狄老汉因为偷看女人洗澡被活活打死,他的尸首就葬在那后山坳的柏树之下。据说狄老汉阴魂不散,经常骚扰过往妇人,乡邻避之犹不及,你们可倒好,送上门去。”

孙氏此时也慌了神,说道:“老头子,这可怎么办啊!”潘用一脸无奈地说道:“万般皆是命,半点不由人,那狄老汉是个痴汉,恐怕唯有让小凤跟他结阴亲,方能度了此劫。”听闻自己要嫁给一个死了的老光棍,潘凤哭得是死去活来。最后潘用长叹一口气说道:“唉,明日我想想办法吧。”次日天明,孙氏开门突然大吃一惊,只见一口红色棺材停在自家门口,那红棺鲜红无比,透着说不出的诡异和恐怖。孙氏的尖叫声引来了潘用和潘凤,潘用看了一眼说道:“该来的还是来了,狄老汉用红棺封门,是势必要将人带走了。停棺第七日,就是小凤丧命之时,倘若到时没将小凤放入棺中,到时恐怕整个登州城要鸡犬不宁。”

图片

孙氏和潘凤掩面哭泣,潘用厉声呵斥道:“你们哭有什么用,都是你们招惹的好事。我出去想想办法。”于是潘用打开后门去到镇上,在镇上潘用恰巧碰见白云观的观主太虚真人,潘用将自己女儿的遭遇讲述一番,太虚真人听完之后亦是吃惊不小,正所谓人鬼殊途,他不能坐视不管,任由狄老汉胡作非为。但是当太虚真人看到潘家门口的红棺时,他也犯起了难。活人娶亲用轿,鬼魂娶亲用棺,但是鬼魂用棺一般是黑棺或者是白棺,能用上红棺的鬼魂说明已经有了一定的道行,而且加上是潘凤在狄老汉坟上小解,算是主动在先,故而太虚真人一时也犯了难。

此时孙氏扑通跪倒在太虚真人面前说道:“求仙长一定要救救我家小女儿。”最后太虚真人捋着胡子,在院里踱步半天,才缓缓说道:“我有一计,只是不知是否能行。”潘用在一旁说道:“仙长但讲无妨,现在小女以及我们全家性命都在仙长手上。”那太虚真人说道:“既然狄老汉第七日来迎娶潘凤,我们不妨就在这几天将潘凤嫁给一个八字命硬之人,阴间和阳间律法相同,纵使他狄老汉再有道行,也不能迎娶有妇之夫,到第七日时,我们烧两个纸人女子送给狄老汉,料想他也不会抱怨。”

最后几经打听,邻镇鲁木匠的儿子鲁铁锤八字最硬,潘用将来意对鲁木匠一说,鲁木匠欣然应允了这门亲事,当即准备灯笼爆竹,宴请宾朋将潘凤迎娶过门。在第七日夜里,潘用、太虚真人等人烧了几个女纸人放在红棺之中,次日红棺消失不见。至此,一片云彩散,潘凤和鲁铁锤的婚后生活过得十分甜蜜,次年生下一对大胖小子,期间也没有发生过奇怪的事情。又过了几年,潘用病倒在床上,潘凤、鲁铁锤,还有潘凤的几个孩子围在床前。

潘用拉着潘凤的手说:“闺女,看到你也长大成家了,爹也就放心了。爹心里一直藏着一个秘密,不想带到坟墓里。天下所有爹都是爱女儿的,爹不想让你离开我,但是看到你渐渐大了,爹和娘也渐渐老了,终归不能保护你一辈子,但是你年过二十依然不愿嫁人,那年你和你娘省亲回来,你发烧生病,我心生一计,编出一个鬼故事吓你。你那天看到的鬼影是我用竹竿挑着衣服吓你的,你误以为是狄老汉的鬼魂来找你,门口的红棺是我让鲁木匠放在门口的。鲁木匠和我是故交,鲁木匠为人忠厚老实,他儿子鲁铁锤更是踏实肯干,心地善良,于是我又托太虚真人参演了这出戏,让他谎称鲁铁锤八字命硬,能克冤鬼。爹骗你并无恶意,只是爹娘渐渐老了,爹希望等我去了另外一个世界,当你真的遇到了鬼怪或者麻烦的时候,能有一个人伸出宽厚的臂膀,给你温暖保护你,鲁铁锤是个好孩子,你们好好过日子,还有照顾好你娘......”

图片

话音刚落,潘用永远地闭上了眼。潘凤跪倒在床前失声痛哭:“爹!爹!爹!”

后记:

我走过最长的路,就是父母的套路,但是这条路上充满慈爱,我愿意这条路永远没有尽头。愿天下的父母长命百岁,愿有情人终成眷属。

【声明】

本故事为原创民间故事,纯属文学创作,故事情节均为虚构,旨在丰富读者业余生活,寓教于乐,请勿与封建迷信对号入座。

我的读者里卧虎藏龙,评论比故事精彩,欢迎分享您的观点。